禄劝梦里总有个冰冷的东西进入我的身体,后-禄劝引产医院

禄劝梦里总有个冰冷的东西进入我的身体,后

咨询中心 网上预约 | 来源:禄劝妇女儿童妇科医院  时间:2021-01-25 01:28:40 点击:

梦里总有个冰冷的东西进入我的身体,后来竟然怀孕了

第1章 献身游戏

锦海。夜晚。

怡白大酒店。

美伦美奂,手工非常精致装修的房间,极尽意大利式的典雅复古味道和色彩,宽大的床上突然发出一声暧昧的呻吟声。“唔”

两具火热的身躯交缠在一起,女人身上柔软的触感让一向很严格要求自己的裴少北整个人的控制力被摧毁,感官似乎战胜了理智,他分开了她的双腿,在就要进入的一刹那,他的理智又突然被拉回。

呃!不!

他不能!这是个陌生的女人,他不能被诱惑,授人以柄。

猛地起身,一把扯过丝被盖住女人的酮体,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猛地闭上眼睛,待到激情退却,换回了自己的衣服。

低头看了眼在他沐浴后突然出现在他床上的光裸女子,脸色一片阴霾,眼中闪烁着浓浓的凶光。

好一个主动献身的女人,裴少北连被子带人一起抱了起来,将女人丢进洗浴室的浴盆。

打开花洒,冰凉的水就这倾泻而下。

“啊”温语就这么被冰凉的水一下子浇醒,大大的眼睛带着茫然看向四周,这是哪里?

“说,谁让你来的?!”男人的语气带着一种威严的霸气,不是怒气,但可以感觉他很不爽,很不耐,却在极力隐忍。

温语呆了呆,低头看看自己,花洒里的水还在喷涌。薄薄的丝被已经被淋湿,紧贴在身上,而她的身体正不着寸褛的被裹在丝被里。

“啊我怎么了?你,你又是谁?”温语吓得又一阵刺耳的尖叫,刺得裴少北觉得自己的耳朵要聋了。

“闭嘴!”又是一声低吼。

温语吓得乖乖闭嘴,窘迫地瞪大眼睛,就看到站在浴室门口的高大男人,那个男人此刻眼中是怒意,正一脸阴沉的瞪着她。

“你,你是谁?”她又忍不住瑟缩着问了一句。

裴少北皱眉看着一脸惊恐的小女人,表情还真是丰富,演技不错,可以得奥斯卡金像奖了。

“说,谁派你来对我献身的?”裴少北冷哼一声,语气讥讽,她能配合别的男人来玩主动献身的游戏,同样也是心机深沉的主吧,这种女人是蛇蝎,碰不得,他深知。也庆幸自己有碰!

“我一鸣呢?”温语下意识地看看四周,今天是谭一鸣跟她越好的,谈了六年恋爱,一鸣说今晚要来酒店开房,不开房的话就分手,想着他们不久后要结婚,她不想失去他,就决定从了他,可是眼前这是什么情况?

裴少北上前一步。

“啊你别过来,你要干什么?”他一靠近,温语吓得又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

“该死!”裴少北一阵咒骂,拧上了花洒。“要干什么我早干了,不用到现在,说,你是为了谁?有什么目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温语见他并不是要伤害自己,忍不住回嘴道。

裴少北冷哼一声,对这个女人的装傻感到很是不屑,讥讽道:“是我该问你吧?脱光了自己,跑到我的房间,你说你在做什么?”

什么?

温语的脑子似乎有些短路了,仔细回想着先前,今晚是她跟相恋了六年的男友谭一鸣的第一次,在进房间的时候,她喝了谭一鸣给的一杯红酒,然后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整个脑子是晕的!醒来后就是在这里被冲冷水,她怎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对了,一鸣呢?刚要喊人,就听到男人沉声道:“醒了吗?醒了的话,立刻给我出来!”

说着,一把扯过洗浴架上的浴衣猛地丢在她头上,眼前一黑,温语拉下浴衣时,那个看起来有些微怒的高大男人已经不见了。

立刻穿好浴衣,温语走了出来,小手紧张的紧紧浴衣,包裹好自己,脑子里一团乱,酒醒了,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回事。

似乎更乱了!

走出浴室的时候,他正一脸严肃的盯着她,见她出来,他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你能给我个解释吗?”他不客气的问道。“跑到我房间来献身为了谁?”

“我”温语一怔,皱皱眉,她要对男朋友献身,不是对这个陌生的男人,于是大着胆子道:“我凭什么要给你解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和我未婚夫在一起好好的,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小姐,是你出现在我的房间里!”裴少北冷声指正。

“怎么可能?”温语瞪大了眼睛,对于裴少北的说法显然不信。

“不管你是什么目的,不管你身后的人是什么目的,我希望你能转告他,没有下一次,你走吧!这一次,我可以不追究,如若有下一次,他休想在政界混下去!”

“什么意思?”温语还没反应过来。

裴少北鄙夷的看了一眼她,“怎么,不走还真的想等我要你吗?告诉你,我对自动送上门的女人不感兴趣!对我来说,你和妓女没什么区别!”

瞅了眼看起来还算长得可以的温语,裴少北的眼神要多鄙夷有多鄙夷。美色多了去了,他喜爱美色,但不至于饥不择食到什么女人都要的地步。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你说谁妓女呢?”温语气不过,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羞辱过。“你不带这么侮辱人的!”

他怎么可以这么说素不相识的她?他了解她吗?

裴少北冷哼一声,嘴角满是不屑,然后站了起来,一股迫人的压力就这么逼了过来。

温语这才看清楚,这个男人很高大,修长的身材,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完美的五官呈现着高贵的线条,冷峻的面容因为紧抿的薄唇而显得更加的严肃高傲,修长的手指绕过走到吧台边酒杯的支架,优雅的举起,像血一样艳红的酒在杯中晃了晃,轻轻的抿一口,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王者的霸气。

他,裴少北,一直是所有人眼中的完美尤物,政界里最年轻最睿智最有魄力最目空一切最有前途的五钻级政客,炙手可热的程度可想而知。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除非他不想。更何况现在他还是单身!

第2章 用用你的第一次是看得起你

抿了一口酒,裴少北这才开口:“看看你的样子,你不觉得你比妓女好不了哪里去了吗?看看这个房间,连你的衣服都没有,难道是我在诬陷你吗?”

温语下意识的寻早自己的衣服,可是,真的没有她的衣服,只有包包,说不清了,她也不想说,顾不得吵架,只是慌张地问着:“我的衣服呢?”

裴少北一愣,面对这个女人,他真是无语了。猛地站起来,一把揪住她,把她整个人往外拉,“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样别有用心也没有用,我没有碰你!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都达不到的!”

说着,就把人给推了出去。

门砰地一下关上,温语错愕的站在门口,一抬头看到门牌号是2232,不对,她记得谭一鸣订的房间是2231的。

这是怎么回事?

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涌出来。

紧接着,2232房间的门又打开,裴少北把她的包塞进了她的手里,门又砰地关上,温语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包包,面对紧闭的2232的门扉,她想说的话立刻噤声,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立刻打开包包,打电话给谭一鸣,结果谭一鸣的电话关机,她又检查包包,发现2231的房卡还在,她立刻刷开隔壁2231的房间。

“嗯......啊......”暧昧的呻吟声从2231的房间里传出来,温语的身子猛然一怔。

“小妖精!”这是谭一鸣的声音,如此的邪肆和暧昧,完全不是平时一本正经青年才俊的样子。

“一鸣啊我受不了了!”女人突然叫了起来。

听到“一鸣”两个字,温语的心彻底凉了下来。

原来

她不敢想下去了!

走廊上的灯照射进来,她看到门口散落了一地的衣物,男性衬衫,女士长裙,男性长裤、黑色蕾丝的内衣......

而她的衣服,就在沙发上。

原来今晚的酒里,他下了药,原来他叫她来不是和她共度良宵,而是让她去为陌生男人献身,那个男人应该是他的上级吧!

她的心里一阵冷寒,轻轻走进去,昏暗的大床上,两个人影这热烈的纠缠着。

高大的阳刚身躯,紧压着雪白娇嫩的修长玉体,美腿勾在劲瘦腰际,起伏冲撞之间,娇媚柔腻的申吟便在喘息间被逼出来。

“有、有人......”女人突然喊了一声。

“专心点!”谭一鸣低沉性感的嗓音沙哑着,情欲紧绷。

“一鸣,真的有人!”谭一鸣身下的女人紧张的喊了一声。

更加猛烈急促的冲撞,让承受者蹙紧了娥眉,又难受又舒服,被热吻得红润略肿的小嘴轻启,无助地讨饶着,“一鸣,啊,真的有人!”

这就是她爱了六年的男人!

谭一鸣!谭一鸣啊谭一鸣!

这一刻,温语明白了!

她啪得一下打开灯。

一瞬间,在女人身体里驰骋的谭一鸣突然惊醒了,抬起头就看到温语一脸破碎的神情,她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谭一鸣,然后抱起自己的衣服,跑进洗浴间换上。

“小语”身后是谭一鸣的喊声。

什么都不顾了,温语换了衣服,已经知道了什么情况,是他,一定是谭一鸣把她送进了2232号房间。

如果那个男人是坏人的话,今晚,她一定是被那人给吃的一点不剩了。

换了衣服,她冲了出来。

“小语.....”谭一鸣也已经换上了衣服,他一把抓住温语的胳膊。“你听我说!”

温语的心底突然酸涩的难受,一股巨大的苦涩,从心里涌上眼底,泪水无声无息的落了下来。

一抬手,她的巴掌清脆的落在他的脸颊上,所有的柔情全部静止在这一秒钟。“谭一鸣,你混蛋,你混蛋!”

谭一鸣一个激灵,愣了足足有一分钟,不敢置信的看着温语,然后吼道:“温语,你在幻想什么?想跟我结婚,你也该为谭家做点什么,用用你的第一次是看得起你,不就是一道膜吗?我又不在乎你的第一次给了谁,你气什么?今晚我可以当你是给了我!我不会追究!怎么样,他跟你睡了吗?”

原来他真的想要利用她作为献给上级的礼物,原来她真的想利用她的身体来贿赂上级。

他的右脸被她打得红红的,浑身都散发着怒意,那么狠厉地瞪着温语,还一副指责她的样子。

“哈!”温语冷笑一声,所有的梦想和甜蜜在这一刻都已经破碎。“谭一鸣,我们完了,我们之间完了!很抱歉你要贿赂的男人是个正人君子,人家没有碰我,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他让我告诉你,不要再有下次!”

吼完,她便冲出门去,冲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闭的一刹那,她的泪终于忍不住潸然而下。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片羽毛,轻飘飘的没有一点的力气,这就是她的人生吗?

六年来,她小心翼翼的守护着的爱情,到头来换的却是男友的阴谋,原来她深爱着的男人只是一个为了高升官场不择手段的小人。如此而已!六年,多么的不值得,六年啊!

从二十岁到二十六岁,她居然一直在跟一个混蛋谈恋爱。

她默默的流着眼泪,电梯终于停在了一楼,她胡乱的抹了把眼泪,便冲了出去,走出酒店的大门,才知道外面下起了大雨。

不管了,她冲进了雨里,她的脑子好乱,怎么会这样?片片撕碎的真心让她此刻觉得连呼吸都是痛的,被爱人伤害的滋味是如此的痛,如此的难受。

而一旁的黑色车子里,裴少北正坐在里面抽烟,他刚从酒店下来。

今夜的一幕,让他很是烦躁。

自从他成为领导面前的红人后,很多人都在巴结他,想着法的和他联系上,只求他能在领导面前美言几句,即使不美言,背后不说黑话也足够了。

只是今夜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给他送女人?

但凡行走官场的人都知道,女人碰不得!授人以柄的事情他没有做过,今晚差一点失控。喷出一口白色的烟雾,裴少北揉揉眉心,酒醒得差不多了,该回去了。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禄劝无痛人流医院
专家推荐

肖淑华

肖淑华 禄劝妇女儿童医院妇科主任医师 禄劝妇女儿童医院 妇科主任,市级劳动模范,连年获省级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 专...[详 细]    更多专家>>

禄劝无痛人流医院
传承卓越,典藏辉煌--禄劝妇女儿童医院

    禄劝妇女儿童医院建于1989年,是一所集医疗、教学、科研等一体的非营利性综合医院。…详细>>

禄劝无痛人流医院
肖淑华

肖淑华

    肖淑华 禄劝妇女儿童医院妇科主任医师 禄劝妇女儿童医院 妇科主任,市级劳动模范,连年获省级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 专…详细>>

  • 禄劝妇女儿童医院——最好的妇科医院

    禄劝妇女儿童医院——最

        做禄劝最好的妇科,为百姓服务是禄劝妇女儿童医院的宗旨,我院致力女性身体健康的事业,近期特开展妇科“一站式解决妇…详细>>

地址:禄劝市大经路与北安路交汇(市二实验小学对过) 联系电话:
本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就医依据,本网站图片及商标权属医院所有,未经授权请勿复制及转载
禄劝人流医院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10 / 辽ICP备02017243号